电力机构呈新架构报告‧政府定夺电费涨幅

最后编辑于 2020-07-25
841 16 707
电力机构呈新架构报告‧政府定夺电费涨幅(吉隆坡15日讯)马来西亚电力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阿都拉萨指出,该机构已把新电费收费架构的建议报告提呈予政府,电费涨幅将由政府作出最终决定及核准。儘管他未声明电费何时涨价及涨幅,惟他透露国内电力的真正成本为每千瓦时为42仙。阿都拉萨于週五与中文媒体进行以“马来西亚电力供应工业转型”的汇报会中提及,在多种因素影响下,国内电费料于明年涨价势在必行。“我无法告知电费何时涨价,或许在一至两三个月后也说不定,一切有待政府由决定及核准。”或一至两三个月内核准他声称,目前电费价格机制缺乏功能及监督成本的功效,在新建议的奖掖式管理(IBR)机制下,所有的资本支出都必须获得能源委员会的核准,并会以关键绩效作为奖励及惩罚的标準。他进一步讲解,此项新机制主要是缓冲及降低燃料成本高涨,平衡国家经济及政治利益,同时保障消费者的利益。他说,在新电费收费机制下,消费者的电费单里可透明地出示发电、输送及分配电能因素,消费者可得知受保障的电费费用,低效率服务所遭的惩罚。阿都拉萨披露,能源委员会将依据条规与方针监督整个操作,主要将购买电能及输送电能分成两个不同的系统,强化电能计划过程,提高电力分配及输送。他认为,在透明的购电结算下,可减少出现偏差的机率,得以改善整个电能供应链,为国能和独立发电厂建立一个电力购买合约的公平平台。他指出,现有电费率每千瓦时为33.5仙,而电力生产的真正成本则高达每千瓦时42仙,两者之间差距8.5仙(达26%)将是由政府所津贴。能源津贴每年120亿阿都拉萨披露,政府每年在能源方面的津贴达120亿令吉;相对地,我国的电费率比其他同区域国家来得低。他声称,我国电力的最大消费群为工业用户,之后是商业及家庭用户;而我国最高峰期的电力需求为1万6562兆瓦特。他依据数据指出,我国于2020年时候哦,每年电力需求成长率为3.5%或550至600兆瓦特。“依此推算,我国在2020年时的电力需求将达到2万699兆瓦特,其中工业及商业用户佔了电力需求量约75%。”公众误解发电厂致电费涨阿都拉萨说,民众普遍对独立发电厂存有误解,认为独立发电厂是导致电费高涨的因素,他对此一一作出否认。他声称,民众或受到外来因素而对独立发电厂及国能存有3项误解,因此他在汇报上逐一作出解释。询及被误解的相关单位,为何不对提供错误资讯者採取法律行动,以加强民众对相关单位的信心时,阿都拉萨指出,有关电费价格课题很多时候是在国会下议院会议或记者会期间被提及,相关单位并无法对在国会内提及的言论提告。他不排除未来将安排反对党议员与相关单位进行会谈,进一步了解引起争议的电费课题。电力机构解释3误解阿都拉萨对于独立发电厂及国能存有的3项误解作出解释:问:坊间有指独立发电厂享受来自国油和政府津贴高达80亿至120亿令吉?答:其实政府提供天然气津贴予发电厂,让消费者享有获得津贴的电费,这是燃料成本转嫁的操作方式。国油是以津贴的价格销售天然气给独立发电厂及国能,而国能再以管制的价格出售予消费者,最终受惠的乃是消费者。问:国能于2012年的净利高达42亿令吉?答:国能的资本回报率(ROC1)只有6.1%,平均资本支出率(WACC)却高达9.7%。国能的资本支出高达70亿令吉,远远高于净利42亿令吉;若国能的盈利持续少于资本支出,国能将无法提供高效率的电供服务予消费者。问:独立发电厂是导致电费高涨的印象,认为取消独立发电厂,就可降低电费?答:这是人们对独立发电厂最大的误解,这不是事实。若以能源委员会实行的具竞争性投标结果为标準,国内电力生产的真正成本每千瓦时达42仙,可是现有的电费率仅收费每千瓦时33.5仙,所以提高电费是为了缩小电力生产的真正成本及现有获得津贴电费的差距。重拟购电合约料省20亿阿都拉萨指出,若与2000年至2010年相比,电力供应改革在今年执行了多项具有效率的计划,包括重新拟定第一代独立发电厂的电力购买合约,估计从今年至2016年期间节省高达20亿令吉的成本。他声称,能源委员会也实行电力保障指数,及完成设定以奖励为基础的奖掖式管理制度、燃料成本转移和保持供应稳定的新机制,目前此新机制仍有待政府核准。他说,政府与第一代电力购买合约的独立发电厂进行了数轮的商讨,认为在能源委员会的监督下,“具竞争性投标”将有利于推出最低电量生产成本,因而通过“具竞争性投标过程”将由最低生产成本的发电厂得标,进而进行更透明及高效率的电力系统。他也不忘解说该机构的成立宗旨,主要是负责推动电力供应工业的改革,配合政府推行的经济转型计划,其主要议程是处理该领域所面对的课题及长期需求,可在西马建立一个可靠、具效率及透明度、可持续发展的电力供应工业。‧2013.11.15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可能还喜欢以下内容